首页

「黄金城电脑版」台湾装甲兵“湖口兵变”真相(二)

日期:2020-01-09 15:18:45 阅读量:112 作责:匿名

 

「黄金城电脑版」台湾装甲兵“湖口兵变”真相(二)

黄金城电脑版, 此时台下一片寂静,大家都不作声。徐美雄在赵志华的逼迫下,进退维谷。稍作思考后说:“报告副司令,这个事情很大,应该从长计议”。徐美雄这样的表态,赵志华很不满意,瞪眼对徐美雄说:“徐美雄!我们是老朋友,你不要敷衍我。我在外面一切都已安排妥当,现在就看你听不听我的!”

赵志华举起手枪,对空“砰”的鸣了一枪,说:“我枪里的子弹可不是假的”!徐美雄处此情况,木然不说话。到此时,赵志华的企图已十分明显,他要发动兵变,矛头指向台北行政院院长严家淦,指向台北政府。正在司令台后面的参谋第三科科长朱厚德中校见此情况,机智地跑到前台,向赵志华报告:“报告副司令,蒋纬国将军来电话,请你接听”。赵志华一听此言大怒,用手枪指着朱厚德:“你敢欺骗我,滚下去!否则我就毙了你!”朱厚德被逼迫只得退下。此时报警电话打到了台北国防部副部长蒋经国处,打到了蒋纬国处。台湾高层于是采取紧急措施:由于湖口到台北只有53千米,战车如从湖口出发,1小时可到台北,于是命令轰炸机立即挂上炸弹,准备轰炸湖口到台北道路中间的桥梁。

此时,台上的赵志华仍握着手枪,左右晃动。见徐美雄态度难测,就不再和他纠缠,转过身来面向群众大声问:“有谁愿意跟我走?”连问了数遍,突然有一个名叫陈永福的士官站起来回答:“副司令,我愿意跟你走!”赵志华听了很高兴,叫他到司令台前,和他握手说:“这才是我的好同志”!亲切地拉他上台站在身后。

陈永福刚上台站定,装一师第二战斗群辅导长朱宝康中校也站出来,边走边喊:“我也愿意跟副司令走”!赵志华见是一位政战军官,虽有点戒备之心,也连声说:“好!好!”让他上台站在陈永福的右侧。

军事行动,兵贵神速。赵志华见时间不宜再拖延,即改变办法,直接指向排在后面的战车营:“那个战车营长,你跟不跟我走?”战车750营营长梁国祯中校立即应声回答:“我不跟你走!”这一坚决有力的回答,给赵志华的激情当头泼了一盆冷水,他表现得十分局促,但他仍不死心,随手把手枪放在讲台上,走到司令台的右前角,再问:“你说什么?”梁国祯继续回应说:“我不跟你走!”正当场面僵持而赵志华陷入犹豫之时,站在台上的朱宝康中校见机不可失,突然跨近几步,把手枪抓在手中,对准赵志华大喊:“不许动!”此时,坐在前排、身高臂长的测验组长曾文护快步跳上司令台,连推带架,将赵志华推到司令台后室,徐美雄师长及宪兵组长郑振庸等一拥而上,用车把赵志华送到装一师师部,“兵变”事件到此结束。

事件发生后次日,陆军总司令刘安棋上将来到湖口,集合全体干部训话,以安定军心。第3日(1月23日),陆军副总司令刘玉章上将宣布,由鲍熏南任装一师师长,徐美雄立即撤职。

总统蒋中正为嘉奖勉励驻湖口官兵在事件发生时的忠诚表现,奖励加菜金20万元。“国防部”也很快公布了奖励名单:有曾文护和朱厚德等20多人获奖,被列为首功的朱宝康和战车营营长梁国祯各颁发宝鼎勋章,奖金5万元,并列名当年战斗英雄;朱宝康升任步兵第九师政战部上校主任,梁国祯调升战斗群指挥部副指挥。于是,台装甲兵司令部的职权受到削减,两个装甲师改属陆军训练司令部。

有人怀疑,赵志华发动兵变,是否受到共产党的指使?赵志华是东北人,是否和他的老乡张学良一样搞兵变?他在陈官庄被俘,如何脱困返台,就是研究的起点。按常理,当时共产党军队对一个战车团长的重视程度,可能超过一个师长,因为当时被俘的师长很多,而战车团长赵志华是唯一的。何况赵志华和蒋纬国关系密切,共军必定对他的教育和转化进而争取作为重点,他能逃脱吗?会不会受共党洗脑或接受共产党的潜伏任务?经调查,尹学谦和赵志华一同在陈官庄被俘,虽然衣服和士兵一样,但是年龄不同,士兵20多岁,军官30多岁,解放军能够很快地分辨出来。解放军对战车内的被俘人员很重视鉴别,因为常有大官乘战车逃跑。尹学谦和赵志华一同逃脱很不容易,据第一营营长尹学谦说:“陈官庄被俘有一百多人,当时我和赵志华身份都未暴露,没有和解放军干部单独见面,当时解放军忙着接收武器,要我们把手枪都交出来,赵志华的手枪早就扔了,解放军希望士兵尽可能留下帮他们开战车,因此管理较松,当晚我们就逃脱了”。如果赵志华和共产党预谋发动兵变,按共党的一贯做法,必然要联络团级或营级干部一同起事,而现在赵志华是“单枪匹马”发动兵变,不符合共产党的一贯手法。因此,赵志华和共产党的合谋嫌疑可以排除。

那么,赵志华发动兵变的动机和目的究竟是什么?按照蒋纬国引述赵志华自己的说法,起因“只是向上级借款3万元购屋无着落,感到气愤”。显然这是赵志华搪塞之词,事实绝不会如此简单。赵志华虽素以清廉闻名,经济上不宽裕也是事实,但一个资深将领,若仅为了区区3万元贷款铤而走险,这是不可思议的事。那么,他真正的原因究竟是什么?答案很简单:“怀才不遇,心有未甘”。据了解,赵志华自视甚高,急切地希望更上一层楼,但事与愿违,有志难伸,心头郁结已非一日。

至于引爆点,则是他多年希望升任装甲兵司令。在蒋纬国将军民国五十二年(1963年)8月调离装甲兵司令时,赵志华希望又落空,而来继任的是才能平平、早先曾是他的下属的同期同学郭东阳少将。到此时赵志华对前途已经绝望,忍无可忍,加以借款未能如愿,诸多因素促成了“湖口兵变”。

其实,赵志华既无亲信部队,又无具体计划,在当时的台湾环境光凭口舌,要想鼓动部队跟他行动,肯定是死路一条,精明的赵志华应该一清二楚。他为什么还要冒险孤注一掷呢?赵志华是蒋纬国一手提拔的,赵志华事件发生后,蒋纬国的处境十分尴尬,力图找些理由,为他辩护,以图减轻罪责。蒋纬国说赵志华是“精神异常下做的糊涂事!”说他做的是糊涂事,可以说得过去。蒋中正认为:“蒋纬国识人差了些,赵志华在你指挥下这么久了,这样的人怎么让他留在装甲兵呢?”蒋纬国的回答是:“精神分裂”。“精神分裂的患者不应统帅装甲兵,而是应该送医院去就诊的”。蒋纬国后来在指挥参谋大学校长的任内一呆就是18年,有人认为这和湖口事件蒋纬国识人的失误有关。

后来赵志华被判处无期徒刑,在新店监狱执行。士官陈永福入牢数年,出狱之后定居于桃园县杨梅镇。在他决定走这条路之前,想必作了最坏的打算,其目的不外一吐心中的积怨,所以事后他坦然面对,无怨无悔地走向监狱!

体彩篮球